快捷搜索:

多让一线决定“怎么打”

■赵光义 解放军报

“精确领会上级作战意图”,这是各级批示员常常面对的一道考题。要想考出好成就,既要有遇险不惊的应变能力,更要有舍我其谁的责任担当。

朝鲜疆场上,我军在葛岘岭阻击战中,创造了一个排歼敌215人且无一人伤亡的经典战例。此战的胜利归功于排长郭忠田做出的两个抉择:一是仔细核阅周边地形后,将阻击阵地改设在接近公路的小山包上,并在主峰建筑假阵地;二是放过对头的坦克,阻击对头的步兵。

从某种程度上讲,这两个抉择都不相符上级作战敕令,但最相符战争行动目标。实践也证实,恰是这两个临机抉择,使该排30多名官兵躲过了敌机轮番轰炸,盖住了对头反复进击。战后,自愿军总部赋予该排“郭忠田英雄排”荣誉称号。这奉告我们:领会上级作战意图不能生搬硬套、唯命是从,而要审时度势、机动应变。

兵法云:“将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。”很显着,这里并不是说可以违背军令、擅自行动,而是奉告批示员:上级作战意图是下级行动的依据,但战斗是充溢偶尔性的领域,运筹帷幄的“主帅”不必然懂得千里之外的环境,而临战“主将”离炮火近来,最有谈话权。疆场风云变幻,战机电光石火,一线批示员必须敢于担当、应机立断,高速、高效、高质量地完成作战义务。

很多时刻,“作战意图”画的是一个“圈”,而非一个“点”,明确的是计谋义务、主攻偏向、紧张部位,只交待“做什么”“为什么做”,而不详细规定“怎么打”“用什么打”。能征善战的批示官,每每也只下达义务敕令,而不限制完成义务的详细要领和历程,“把决策权和主动性留给精确的一级——最基层的一级”。

解放疆场上,毛泽东始终强调计谋上高度集中、战术上充分放权,要求下级“不要犯教条主义”,唆使敕令中常有“望酌情处置惩罚之”“请按实情抉择”等字句。王近山“敢打没有敕令的仗”,钟伟“三次忤逆敕令”,陈赓直谏中央“调我西渡黄河,不敷‘英明’”……这些对军令“有所不受”的因时制宜,恰是结合疆场实际作出的果断决策,换来的也是一场场出其不料的胜利。

有人说,以前交通未便利、通讯不蓬勃,对上级作战意图“有所不受”可以理解。如今,今世化的通讯手段使批示加倍实时化,最高批示员以致可以直接“呼叫”到单兵,一线批示员不必要过多自立决策、自作主张,只要按照“规定动作”履行就行。着实不然,信息化战斗空间多维广阔、光阴敏感正确、信息多源交融、作战节奏加快,假如一线批示员一味等待指令,机器履行敕令,战机就可能在分秒中丢掉,胜利就可能在等待中溜走。

“为将者,不以一己之力图强好胜;但是,弗成以贤人之言而以偏概全。”血火疆场无亚军,做精确的事永世比精确地服务更紧张,“从命者获安,违命者悉祸”是不敢担当者的挡箭牌。接触便是打将,每一名批示员都要知战研战、谋战善战,既磨砺襟怀胸襟全局、敢于亮剑的铁血担当,又练就临危不乱、临难决疑的处变硬功。如斯,一旦披挂上阵,方能临机定夺、克敌制胜。

(作者单位:武警兵团总队执勤第二支队)

责任编辑:胡光曲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